????张海与上官婉儿聚到窗口,俯瞰山腰树林间骚动的将士,担心起来了。

????“都怪我不小心,喝茶暴露了公子是木头人伪装的……”

????“呃,这不怪你啊。

????其实你比我强多了,从昨夜熬到现在没睡觉,太困了。

????因为困,你才喝茶提神,忽略了木头人不能端杯喝茶的细节,怎么能怪你呢?”

????眼见上官婉儿担忧起来,张海愧疚的看着她说道。

????毕竟他也是一夜没睡,担惊受怕,困顿到前不久,躺在楼板上睡着了。

????而他被上官婉儿惊醒过来,才知道暴露了。

????严格来说,他就不赞成表弟离开基地,玩秘密失踪,让他提心吊胆的过日子。

????毕竟这种事,无论对基地内的数千伤兵,具有哗变之危。

????这是基地缺粮,又面临朝廷大军的逼迫,人心浮动,难免发生的事情。

????还是穿帮之后,立马暴动,哗变。

????都是不可控的局面。

????这都是事先可以考虑到的问题。

????可是就在这种危机下,他眼睁睁的看着表弟借助灯光熄灭的一瞬间,跳到空中,再由金鹰接走了。

????当时,整个行动就像一阵风吹过,根本不起风浪。

????但这会儿穿帮了,他觉着惊涛骇浪即将迎面压下来了?

????这种存亡时刻,一下子驱散了他的困意。

????精气神十足,只是显得萎靡不振。

????完全是担心受怕所致。

????或者说是激发潜力的一种体现。

????这让上官婉儿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说道:“去去去,你别再这里烦我,干啥干啥去吧……”

????“呃,啊,我走,可是伤兵一旦哗变,我们怎么办?”

????张海不敢与她对视,边退边说,心乱如麻了。

????而上官婉儿也是心烦意乱的,抬手轻拍额头低语:“怎么办?

????我哪知道怎么办啊?

????公子临走之际说过,让我们拖一天时间,一切都好了。

????你还不知道怎么要干什么吗?

????去安抚人心,还不快去……”

????“哦,好,我这就去……”

????张海趔趄着退到楼梯口,差点滚下楼梯,惊慌失措的说道。

????其实他在心里呐喊,安抚人心,说不知道啊?

????可是这会儿怎么安抚人心?

????别人不知道,老子还不知道这些伤兵,**的性格吗?

????那都是从血肉磨坊的战场拼杀过来的人,在生死面前不皱眉头,敢杀敢拼,还有什么他们不敢做的?

????关键是他们并不是纯粹的伤兵。

????其中有不少人是李靖提前安插进来的内应。

????这些内应若是以伤兵的家人的性命做要挟,谁敢不从?

????再说了,法不责众是通理。

????这是一个冠心病,误区,很可能成为伤兵哗变的理由。

????当然,这是自我安慰的借口。

????但在某些时候很管用。

????只是不利于他去安抚,平息罢了。

????他一个人去安抚数千人,还不够人家一口口水淹死的。

????其实这些问题,上官婉儿想了一个晚上,都没想出办法,很头疼。

????正在这时,山下传来喊杀声:“杀,杀杀”

????朝廷将士雷动,伤兵骚乱起来了。

????惊得上官婉儿探头出窗口眺望,当即色变的说道:“这下麻烦了。

????李靖命令朝廷大军呐喊示威,意在惊动公子出面平息。

????而公子不出面,他们就会进攻。

????这该怎么办才好?”

????“哎,还能怎么办?

????这种事除了表弟亲自解决以外,根本无解啊!”

????张海丧气的跌坐到楼梯口的地板上,捶足顿胸埋怨。

????而上官婉儿没见过这种阵仗,心乱如麻的说道: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

????可是公子远在无量宫与李二开战,根本赶不回来……”

????“不,表弟不回来,我们就死定了……”

????“不,我不信,公子一定不会抛弃我的……”

????二人凌乱的叙话,乱了方寸。

????陷入绝境,生死时刻。

????…………

????同一时间,无量宫,一片火热。

????王浪军坐在刺藤城墙上的椅子上,翘起二郎腿,晃荡的享受香荷在身后按捏肩头的舒爽,沐浴太阳,片头斜睨山下劳作的俘虏兵,咧嘴笑道:“哈,都这么老实,不正常啊……”

????“啐,公子尽说反话,哪有什么不正常啊?”

????香荷一边给他按摩,一边环视奔忙在山下的人影,不乐意的说道。

????心里有点小埋怨。

????公子就会享受生活,欺负人家。

????而且处在鄙视俘虏兵,拿他们寻开心,取乐玩儿。

????天下哪有这样的男人?

????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
????关键是占尽一切便宜,还拿来取笑人家,她就生气了。

????可问题是小姐扶持望远镜站在旁边观看着什么,没有反驳公子这种取乐,取笑人的方式。

????这让她感觉自己被孤立了。

????似乎成了公子取笑的对象,从而取悦小姐一笑?

????这种感觉让她很失落。

????其实她不知道狄韵在看什么,误解之下而生气。

????这时,狄韵放下望远镜,挺腰撩开搭在眼角处的发丝,转向浪军说道:“浪军,李二没有直接班师回朝……”

????“哦,他到哪去了?

????不会是护送李渊的灵柩直奔皇陵去了吧?”

????王浪军一愣,在坐起身来之际,抬手示意香荷不用按摩了,心思电转的分析道。

????香荷愣是呆滞了,思维不在线。

????而狄韵也没心情搭理她,微微蹙眉的看着浪军不在意的俊脸,柔声说道:“浪军,你就不担心吗?”

????“哈,我担心什么?

????担心李二不保护娘亲,弟弟妹妹,他敢么?”

????王浪军见她一脸忧愁,摇头笑道。

????当然,这并不能证明他对家人的安全不关心。

????相反,他是表面不关心,实则时刻关注着一家人的安危。

????只不过在他看来,李二已经步入穷途末路了。

????要兵没兵,要大臣似乎都离心了。

????且处在太子皇子谋朝篡位的危机之中。

????而且还被他逼迫着要个交代,试问李二能怎么办?

????这个问题在他看来,李二求稳,求安全是当务之急。

????否则就是牵一发动全身,势必走向末路。

????而相对来说,李二在这种情况下,若是不能凝聚身边人的忠心,与禁卫军的力量,不如就此灭亡来得干脆。

????免得不得人心,瞎折腾。

????而李二唯有凝聚所有的战力,方能与长孙无忌一战。

????只是长孙无忌会谋朝篡位么?

????或是长孙无忌扶持太子皇子上位,挟天子以令诸侯?

????这对他来说是个未知之数。

????而他觉得李二与长孙无忌开战了,才会保护家人回返无量宫求援,他才有话语权。

????这无论是拿捏李二好办事,还是面对家人再次撞南墙,回归无量宫一家团聚,皆是大好事。

????再加上他与银鹰作为机动突袭队,不担心出岔子。

????故而放任家人自由行动,试探虚实。

????只是他的这种算计,狄韵没想明白,担心的说道:“浪军,兵行险着不为过。

????但你让家人涉险,难免遭人非议……”

????“行了,你过于担心了,别忘了那些隐士高手也会反过来保护我的家人……”

????“可是家人被李二支配到长安去了,那就是送死……”

????“啊,李二想干什么……”

????局势有变,形势紧张了……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石头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txiaoshuo.com/book/91774/55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