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当时,年仅十二岁的安雅小郡主,正处于情窦初开的豆蔻年华。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刻,一位高大健美的英俊少年,像天神一般降临,让她免于被惊马甩下摔断脖子的境地。又被对方搂了腰,抱住了身子在地上滚了几圈……心中自然是乐意的。

????可关键是褚慕柏这货,正处于中二的蛋疼期,性子又大大咧咧,还是个没开窍的榆木疙瘩。他当场就叫嚣着,说打死不娶刁蛮小郡主。

????安雅郡主刁蛮的名声,其实是因为复杂的家庭因素传出来的。庆王妃体弱多病,庆王又专宠贵妾,弄得妻不妻、妾不妾,安雅郡主刁蛮任性,不敬长辈,欺凌庶出姐妹的名声,自然是别有用心的人传出去的喽!

????当时,安雅郡主恼得差点死在众人面前。打那以后,她便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。你不是说我刁蛮吗?我就刁蛮给你们看看。你们不是说我欺凌庶出姐妹吗?那我就把庆王府贵妾出的两个臭丫头,往死里欺负?你们不是说我性情骄纵高傲吗?咱是皇上亲封的郡主,有封地的那种,有骄傲的资本。你们这些蝼蚁,只能干看着!

????就因为这样,安雅郡主在京中的名声越来越差……仔细算下来,这其中还有褚小六的一份“功劳”呢!

????褚慕柏虽然过了青春期,性子却依然别扭,尤其是在女孩子面前,没有开窍的迹象。他此时正欠揍地冲安雅郡主做着挑衅的表情和动作,气得小姑娘火冒三丈。

????庆王也算是武将起家,安雅郡主从小跟着哥哥练武,使了一手好鞭法。她忍无可忍地抽出缠在腰间的软鞭,朝着可恨的褚小五抽去。

????论武力,就是两个安雅一起来,也未必能奈何得了褚小五。他像只猴子似的,在鞭影中跳跃躲闪,嘴里还欠揍地笑道:“没打到,又没打到……刁蛮郡主,你这鞭法不行,还得再练练!”

????显然,两人一见面就掐的相处模式,君氏已经不是头一次见了。她无奈地冲着自家儿子道:“小五,安雅是女孩子,你应该让让她……”

????“娘,不能让!你看她凶巴巴的母老虎作态,儿子要是退让的话,绝对被欺凌到头上,说不定这张俊脸,都被这母老虎抽花了呢,以后怎么给你娶个儿媳妇回来孝敬您?”褚慕柏在鞭子的缝隙中,冲着自家娘亲调皮地笑着。

????顾夜拉住有些担心的君氏,笑着在她耳边小声道:“娘亲,你看五哥和安雅郡主,像不像一对欢喜冤家?我听说,有些男孩子,会有意招惹自己有好感小姑娘,其实是想引她注意自己呢!”

????谁知道,褚慕柏的耳朵灵敏着呢。他脚下的步伐一乱,差点被鞭子抽个正着,他怪叫一声道:“小妹,你瞎说什么呢?我什么时候对这刁蛮的家伙有好感了?”

????“是,是!五哥,你们继续,我不该瞎说大实话,打断你们的打情骂俏!”顾夜嘿嘿地贼笑着。

????“褚小叶,你要是敢再继续乱说,看我不撕了你的嘴!”安雅郡主的脸,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,红得像涂了厚厚的胭脂。

????“哎呦,好凶哦!我好怕怕!五哥救我……”顾夜怪腔怪掉,脸上挂着调侃的表情。

????安雅郡主气得朝着她扑过来,脚下不小心踩到一块活动的石块,脚一崴,身子朝着地上重重地倒去。她倒地的方向,有一簇尖利的石块,眼看着这小姑娘就要受伤。

????顾夜惊呼一声,刚想冲过去扶。不过她还是慢了一步,有人再次英雄救美。褚慕柏拎着安雅郡主的胳膊,像拎小鸡崽子似的,把她提溜起来,然后小心地放在地上,口中却嘴硬地道:“我可不是为了救你。我是怕你摔到我小妹身上。你这么壮实,把我妹妹砸坏了可怎么是好……”

????安雅郡主站稳了身子,一把甩开褚小五,气急败坏地道:“你说谁壮实?我哪点胖了?”

????褚慕柏打量着她纤秾合度的身材,该瘦的地方瘦,不该瘦的地方却很有肉,他清了清喉咙,咳嗽两声道:“反正比我妹妹胖!”

????“那是因为你妹妹太瘦,跟麻杆儿似的,干瘪干瘪的,哪里好看了?”安雅郡主气得像只炸毛猫,溜圆地大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。

????顾夜觉得自己躺着也中枪,你们俩吵架,干嘛拉着我?你才干瘪,你才麻杆儿,你们全家都干瘪,都麻杆儿!顾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,人家还小,没发育呢!将来定然让你另眼相看!!

????“我小妹哪儿都好看,比你好看!”褚慕柏像个孩子似的,跟安雅郡主斗起嘴来,“我小妹乖巧可爱,懂事温柔,比你这个刁蛮的母老虎强一百倍!”

????“你!你……”安雅郡主跺了跺脚,眼眶渐渐地红了,“难道在你心中,我就这么不堪?”

????“当……”褚慕柏口中的“然”字还没说出口,就被他口中乖巧懂事的小妹,一脚踹到一边,差点摔个狗啃屎。

????“郡主,别理我五哥那二货,他嘴那么贱,活该娶不到媳妇!”顾夜上去挎着安雅郡主的胳膊,轻拉着她往通往安国寺的台阶上走去,“郡主,你也是来上香的?”

????安雅郡主很快恢复了正常,冷哼一声道:“我是去镇国公府上送请帖,得知某人陪娘亲来安国寺还愿,快马加鞭赶过来的。”

????顾夜眼中闪着戏谑的光,故作惊讶地问道:“哦?郡主给我五哥送的什么请帖?真是太客气了,还亲自送过来……”

????“滚!谁给他送帖子?”安雅郡主怒目瞪着顾夜,眼角往某人的方向扫了一眼,气呼呼地道,“他凭什么让本郡主给他递帖子?我是来邀请某位神秘大药师,参加三日后我组织的花会。”

????“大药师?哦……原来是邀请我百里师兄啊!郡主好眼光,我百里师兄年轻有为、温文儒雅、温柔体贴……的确是夫婿的最佳人选!”顾夜话没说完,胳膊上的软肉就被掐住了,她疼得龇牙咧嘴。

????“看你还胡说!”安雅郡主掐了一下,很快就松开了,“别在本郡主面前装蒜。你知道我说的是谁?还搞什么‘隐形大药师’,哗众取宠!谁不知道最后的考核,只留了你跟另一位葛大药师下来。而且试药的病人中,就有得了花柳病的……你瞒得过别人,可瞒不住本郡主!”

????说完,小姑娘傲娇地翘起了鼻子,抬起了下巴。

????“是,是,是!郡主您火眼金睛、明察秋毫,行了吧?”顾夜敷衍地翻了个白眼。

????安雅郡主斜睨着她,施恩似的道:“不过你放心,我不会把你就是那位神秘大药师的消息透露出去的。”

????此时,她脸上的表情,明写着“怎么样,本郡主够意思吧?”

????“我是不是要感恩戴德,感激涕零,外加感激不尽?”顾夜脸上、眼中,甚至语气里,丝毫没有要感谢的意思。

????“少来!三日后的花会,就当本郡主帮你张罗的庆功宴,庆贺你在这次大药会上,一举取得好成绩!”安雅郡主伸出胳膊,搂住顾夜的脖子。那架势,不像是两人感情好,倒像是锁喉似的。

????可怜的顾夜,比安雅郡主矮了大半个头,又被她死死地搂着,故意翻起了白眼,伸出了舌头,好像被霸凌了似的。

????安雅郡主被她逗得直笑:“你做什么怪样子,让外人看了,还以为本郡主在欺负你呢!给句痛快话,就说去不去吧!”

????顾夜两世以来,最怕的莫过于“应酬”。一想起那些扭扭捏捏、见人下菜、含沙射影、明刀暗箭的闺秀们,她就蛋疼——好吧,她没有那玩意儿,就脑壳疼吧?(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?)

????“怎么了?牙疼?”安雅郡主见小叶子龇牙咧嘴,一副不乐意的模样,竖起了眉毛,“本郡主亲自登门给你下帖子,你还不乐意?可从来没人像你这样下我面子的!大药师了不起?大药师就可以不把本郡主放在眼里了?”

????“那啥……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,想替我庆祝。可是……咱能不能换成别的方式?实惠一点的。”顾夜抛给她一个眼神,明示道,“例如金银珠宝、名贵药材、古董字画啥的,只要值钱的都行!”

????安雅郡主挑眉看着她,搭在她肩膀上的胳膊却没有取下来,两人哥俩好似的,一路沿着阶梯进了安国寺。安雅斜着眼睛看她,道:“怎么?顾氏制药的东家,新出炉的大药师,也会缺钱花?”

????“谁嫌钱咬手啊?”顾夜笑嘻嘻地道,“你一定也听说了,我准备把药厂从衍城搬迁过来,建药厂、招人手、买药材……哪儿不需要钱?我现在恨不得一个铜板掰两半花!”

????褚小五跟在两人身后,心中嘀咕着:小妹什么时候跟着野蛮郡主感情这么好了?野蛮郡主性子刁蛮粗暴,别把小妹给带坏了。

????听着小妹哭穷,他忍不住凑过去道:“小妹,既然你急着用钱,那把‘无双’匕首,我就不买了,把钱省下来给小妹用!”

????褚慕柏除了收集兵器外,没有其他的爱好。因为名品兵器,他的小金库经常处于负数状态。为了这把名曰“无双”的匕首,他整整一年都勒紧了裤腰带。


欢迎大家访问:石头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txiaoshuo.com/book/91495/56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