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太爷这时本来已经昏昏欲睡,突然间清醒,顺着叫声传来的方向一看,就见墙头上蹲着一团玩意儿,通身黢黑,只有一双眼睛幽幽冒着绿光。

????看着像是只猫,但太爷觉得不是猫这么简单。太爷坐着没动,静观其变。

????墙上的黑玩意又喵喵叫了两声,从墙头纵身跳进了院里,紧跟着,轻飘飘、旁若无人地朝太爷房间走来。

????眼看走到房门口的时候,黑玩意儿突然停了下来。“喵?”黑玩意儿似乎这才发现在门口坐的太爷和已经睡着的王草鱼。

????太爷这时候把黑玩意也看清楚了,像是一只狸猫,个头和普通家猫差不多,只是身材纤细,四肢细长,浑身布满花纹。

????狸猫打量了太爷一看,“喵?”好像在问,你是什么人?

????太爷冷冷反问道:“你想干什么?识相的给小爷滚远点儿!”

????狸猫顿时朝太爷一呲牙,似乎能听懂太爷的话,“喵——!”狸猫甩了甩尾巴,对太爷的话似乎不屑一顾,扭头朝房门走去。

????太爷当即飞起一脚,“滚!”

????狸猫“嗷”地一声怪叫,纵身朝旁边闪开了。太爷迅速从凳子上站了起来,“我不管你是何方神圣,今天有小爷在这里,你休想进去!”

????狸猫狐疑地看着太爷,忽闪了两下绿幽幽的眼睛,眼神里当即露出一丝杀气。

????“喵——!”狸猫歇斯底里叫了一声,似乎在警告太爷,少管闲事。

????太爷见状,把两仪阴阳剑从腰里抽了出来,“现在滚小爷饶你一命,如若不然,就把命留下。”

????“喵!喵!”

????狸猫大叫了两声,显得非常愤怒,好像太爷亵渎了它的威严似的。

????突然,狸猫把身子一弓,“腾”然跳起,爪子朝太爷面门抓来。

????太爷久经沙场,岂会惧怕一只小猫咪,不过,他没用右手里的两仪阴阳剑,抬起左手就是一拳。

????狸猫顿时“嗷”地一声惨叫,被太爷一拳打中脑袋,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翻飞了出去,重重摔在院里,在地上又滚了好几滚。

????“喵——?”狸猫晃晃悠悠从地上站了起来,似乎被太爷打懵了,好像在问自己,这到底是个什么人?

????“滚,再不滚下次就不是拳头了!”

????狸猫眼睛里冒出一丝惊惧,不过,它似乎并不甘心,返回房门口,呈半弧状在门口来回溜达起来。它似乎在找太爷的破绽,也似乎在想办法绕开太爷钻进屋里,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。

????溜达了几个来回之后,狸猫“喵”地一声大叫,突然朝太爷旁边冲来,果然想绕开太爷进屋。狸猫快,太爷更快,眼看狸猫来到身边,抬腿就是一脚,谁成想,狸猫这是虚晃一枪,太爷脚踢出去以后,狸猫身子一拧,反而朝太爷另一侧冲去,太爷想收住腿再挡狸猫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

????狸猫绕开太爷来到了门边,抬爪子去推房门,太爷顿时大喝了一声:“草鱼!”

????倚在门边睡觉的王草鱼,顿时一激灵,醒了过来,狸猫见状,连忙放弃房门,朝旁边一纵身,太爷紧跟着冲了过来,抬腿又是一脚。

????狸猫十分狼狈地在地方翻了下身,躲开了太爷的攻击。

????“喵!”

????狸猫愤怒地叫了一声,不过,太爷没给它反攻的机会,冲过去又是一脚,狸猫快速朝院里一跳,远离了房门。

????这时,就听王草鱼迷迷糊糊说道:“秉守叔,出啥事儿咧?”

????太爷连忙交代他一声:“守住房门,别让这畜生进去。”说着,太爷抄起两仪阴阳剑朝狸猫冲了过去。

????狸猫见状,不敢跟太爷对敌,转身朝院墙跑去,跑到院墙近前,蹭一下跳上了墙头。

????“喵——!”狸猫站在墙头再次愤怒地叫了一声,似乎在对太爷说:你等着!

????一转身,狸猫从墙头跳到了外面,太爷这时不想再放过它,跑到院门跟前,打开院门就要追撵,就在这时候,堂屋传来我高祖的声音:“行咧,别追咧。”

????太爷闻言就是一愣,难道父亲早就知道狸猫会来,故意让自己守在门口的吗?

????高祖开门从堂屋出来了,太爷忙问他,“爹,刚才您都看到了吗?”

????高祖没吭声,径直朝太爷房间走来,太爷又问:“爹,刚才那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????高祖瞥了太爷一眼,反问道:“你说它是啥?”

????太爷连想都没想,回道:“我看不像是一只普通的狸猫。”

????高祖这时走到房门前,推门走了进去,太爷见状,跟着也要进去,高祖回头说了一句,“在外边儿等着,你们俩都在外边儿等着。”

????王草鱼揉揉惺忪的眼睛,“哦”地答应了一声。太爷则满肚子疑惑。眼下看来,我高祖是故意让太爷守在门外的,并且,他一直在堂屋里观察着动静儿,等太爷把狸猫赶走以后,他这才出来的。

????在门外等了能有一顿饭的功夫,屋里的高祖招呼太爷和王草鱼,“你们俩进来吧。”

????两个人迫不及待推开房门走了进去。

????屋里,高祖没有点灯,乌漆麻黑的,高祖朝床上一指,对太爷和王草鱼说道:“你们俩把小锦抬出去,放进棺材里吧,明天下葬。”

????太爷一头雾水,问道:“爹,小锦的尸身不用处理了吗?”

????高祖说道:“都处理完咧,可以下葬了。”

????太爷还想问啥,高祖却一转身,离开了房间,太爷只好招呼王草鱼,两个人走到床边,就见床上小锦的尸身,被裹的严严实实的,太爷想打开看一眼,谁知道,外面传来高祖的声音,“不许打开,小锦的尸身不能见光,不让再让第三个人看见……”太爷一听,只好作罢。

????随后,太爷和王草鱼抬着小锦的尸身,来到了灵棚。这时候,灵棚还有守灵的人,不过,一个个昏昏欲睡。

????太爷让王草鱼先抱着小锦的尸身,躲在暗处,太爷自己走进灵棚,让那些守灵的人全部回家睡觉。

????等守灵的人离开之后,太爷和王草鱼将王小锦的尸身放进了棺材里,将棺材盖盖上,棺材钉钉上。做好这些之后,太爷让王草鱼在灵棚守着,他自己返回了家里。

????这时,我高祖还没睡下,堂屋里亮着灯,高祖坐在灯边喝着茶,看那架势,似乎专门在等太爷。

????太爷走进屋里就问,到底怎么回事儿,小锦的尸身啥怎么处理的?

????高祖给太爷解释道:“小锦的魂魄,一直被封着尸身里,受李忠邪术的控制,我只是把她的魂魄放了出来,如此一来,尸身就会化掉了。”

????太爷又问,那只狸猫又是怎么回事?与小锦尸身有关系吗?

????高祖叹了口气回道:“那只狸猫,是来勾魂的,小锦死后,一年多魂魄都没去挂名,我给她把魂魄放出来以后,自然会有人过来查看,将她的魂魄带走。”

????太爷一听,顿时明白了,“怪不得您要我守在门口。”

????高祖叹了口气道:“爹这么做,也是迫不得已,爹是干这行的,不能知法犯法,你就不同了,你在那边官位大,就算赶走了勾魂阴官,也没人敢把你怎么样。”

????感情那只狸猫,是勾魂的阴官,太爷忙问:“那小锦的魂魄现在在哪儿?”

????高祖一伸手,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纸人,放在了太爷面前。

????太爷朝纸人看了一眼,高祖说道:“解铃还须系铃人,爹现在明白李忠为啥要盗走小锦的尸身了。”

????太爷连忙看向了高祖,高祖接着说道:“小锦临死前,还想着能再见你一面,心有执念,魂魄不舍得离开。李忠就因为这个,才盗走小锦的尸身,将魂魄封困在身体里,炼制了僵尸。”

????太爷闻言,心里再次生出愧疚,“我对不起小锦,不过,李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”

????高祖摇头,“这我就说不上来咧,还有他弟弟,只怕也是被他炼制成的僵尸,他这么做,一定有原因。”

????太爷说道:“不管有什么原因,反正他今后再也害不到人了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太爷顿时一愣,差点儿说漏嘴了,连忙说道:“现在书已经没了,他人也跑了,不会再来害小锦了。”

????高祖听太爷这么说,没吭声儿,一脸若有所思。

????第二天一大早,太爷到灵棚那里找王草鱼,让王草鱼招呼村里的人,中午为王小锦起灵下葬。

????王草鱼听了,自然高兴,连忙跑去通知那些帮忙的人。

????中午,呜呜咽咽来了几十号村民,有哭丧的,也有抬灵的,拿纸活的等等。并且,还找来一帮吹唢呐的,吹吹打打。

????太爷则在腰里系了跟麻绳,也算是给王草鱼披麻戴孝了。

????一众人来到祖坟,太爷招呼着村民给小锦下葬,就在这时候,村里那俩老头儿又来了,非要把棺材打开看看才让下葬。

????太爷一听,顿时急眼了,抽出腰里的两仪阴阳剑扎在了棺材上,对众人大声说道:“谁敢开棺,先问问我这把刀子!”

????仨老头儿被太爷吓着了,但是,其中一个老头儿,跳进了墓坑里,耍起了无赖,不让开棺,就不让下葬。

????太爷大怒,跳进墓坑里,把老头儿扔了出来,扔得老头儿躺地上就没起来。

????众村民见状,很多都不乐意了,毕竟老头儿是他们的长辈。都不想在帮太爷下葬,给多少钱都不管了,都想要离开。

????太爷见状,抄起一把铁钎,威胁众人,谁敢走一下试试。其中有个不服气,迈脚就走,太爷上去一铁钎把那人拍翻在地,大叫道:“谁还敢走!”

????众人顿时面面相觑,只好把棺材翻进墓坑里,将王小锦埋下了。

????一场闹剧过后,太爷回到了家里,高祖这时面沉似水地在家里等着太爷。在高祖的脚下,放着几块废铁。

????高祖对太爷说道:“去,拿上这几块铁,到邻村找铁匠,打上一副铁链……”

????太爷不明白高祖啥意思,“爹,您要我打铁链做什么?”

????高祖喝道:“把你锁在家里,看你以后还怎么伤人……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石头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txiaoshuo.com/book/91213/429/